朝暉記憶

朝暉記憶

4個月前,我爸媽把朝暉的房子賣了,這兩天,新房裝修好,準備搬家,看著一堆堆被打包整理好的物件,思緒萬千。

自打我有記憶開始,我就住在了朝暉,在這里上了幼兒園、小學、初中,我的童年是每天傍晚在樓下肯德基門口跳完舞領了獎品后濕漉漉的汗水味;是學校旁邊一包包拆干脆面集水滸卡的五香味;是穿著小褲衩在兒童公園泳池里“泡澡”的漂白粉味。我的少年是和小伙伴聚集在麥當勞趕作業的雞排味;是街邊檔口每天一碗炒粉干的油煙味;是每天清晨邊練長笛邊打瞌睡的露水味……我在朝暉長大,這里承載了我太多太多的記憶。

先從我家說起

記憶的最初畫面就是從朝暉的房子開始的,印象里,應該是我和媽媽坐在廚房的小板凳上剝豆子,那時候的房子還比較破舊,后來的20多年,經歷過兩次大的裝修,隨著裝修而改變的,還有對時代的印刻。

20多年,我們一同經歷了電話座機的時代,當時家里電話一響,每次都很激動搶著去聽,也經常有人分不清楚接電話的是我還是我媽,而現在,人手一部手機,恐怕0571這幾個數字也很少被人提及;我們一同經歷了電腦的迭代,記不清是小學還是初中的時候,家里攢錢買了第一臺臺式電腦,巨大的顯示器擺在爸媽的房間一角,每次玩個幾十分鐘還得跟爸媽軟磨硬泡,那時候的日子,玩玩掃雷和紙牌的時光都是新鮮且快樂的,后來慢慢的有了撥號上網,開始用OICQ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互聯網世界,邊鋒游戲也曾經在我們家火了好一陣子,再后來,臺式機巨大的屏幕被液晶屏取代,電腦的擺放位置也從爸媽的房間搬到了我的房間,用電腦的頻次越來越多,與家人的交流卻越來越少。而如今,當我們的筆記本電腦都已經經歷了好幾輪更新之后,家里的臺式機依然在那里,只是已經太久沒有人開啟。

和老房子的記憶還有很多,比如夏天的時候鋪一張涼席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吹著電扇,吃著西瓜,睡個午覺,日子就這樣在悠長的夏日涼風中過去了;比如媽媽經常喜歡花一天的時間來改變房間家具的擺設,而每次搬家具都要把書柜里的書一本一本拿出來,再一本一本放回去,日子就這樣在家具的來來回回調換中過去了。再比如每一個外婆來我家的日子,和外婆一起擠在小床上,說著等我長大了要給她買大房子,到時候大家就能住在一起,說著說著兩個人就睡著了,日子就這樣在一個又一個美好的愿望中過去了……而現在,在漫長的夏日里,都是開著空調關起門,刷著手機,做著自己的事;書柜里的童話書也已經塵封了好久積上了灰塵,沒有人再去讀那些古老的童話故事;那個最愛的外婆,還沒有住上大房子,就離開了我們,對老房子有留戀,有懷念,也有遺憾。

家門口的梧桐樹

我家的房子沿馬路,從窗戶看出去,正好可以看見我所就讀的小學。很小的時候,個子沒有窗戶高,點著腳看小學操場上小朋友們升旗、做操,那時候姐姐在上小學,每當聽到下課鈴,就跑去窗口張望,尋找她的身影,那時候的心情,是盼望著有一天可以像她一樣,穿著校服,系著紅領巾,成為一名小學生。

等我進了小學,站在窗口張望的人,變成了我的父母,只要一有空,他們便會去窗口,看看能不能看到女兒,看看女兒在干嘛,下午的時候,他們也會守在窗前,那時候的心情,是盼望著女兒早點回家。這樣的盼望,一直持續到我讀高中,每當放學的點,父母依然會守在窗前,只是這次他們不再看著對面的學校,而是看著路上來來回回的公交車,38路、44路,總希望這一輛開過去的車上,會有女兒的身影。

站在窗口的“盼”一直伴隨著我的成長,每一次“盼”對于我們來說都是幸福滿滿。父母盼我,我盼父母,也盼外婆。每到周末,如果外婆約定了來我家,我一早就會等在窗口,看著公交車上走下來那個熟悉的老太太,那是最快樂的日子。

而如今,我長大了,再也不用點著腳才能看到窗外了,可是窗外的梧桐樹也長高了,再也看不清公交站里到站的是幾路車,更別說是看清車上下來的是什么人,甚至連對面學校的操場也被大樹擋去了一大半。我的青春,和這些參天梧桐一起,聳入了云霄。

沿街的小商鋪

河東路上有名的店有很大,一說河東路,現在人第一印象或許是潮王路以北的一條美食節,匯集著各色海鮮大排檔。但是只有真正的老朝暉才知道,河東路上的青菁酒家最早起源于新市街旁邊的一塊空地。

如果要說河東路和新市街上的商鋪,可能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這里有杭州較早一批開張的肯德基、麥當勞。記得以前打車,跟司機說去朝暉,司機總是會問,朝暉哪里,只要你跟他說,肯德基麥當勞的路口,每個司機都知道。這兩家快餐店應該是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開了,當時的洋快餐在杭州還是稀奇玩意兒,家樓下一下子開了兩家,那真是不得了了。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個父母加班的周末,是10塊錢的肯德基套餐打發了的。后來上了初中,麥當勞成了大家課外活動的聚集地。每一個傍晚,其他小朋友的童年是各種動畫片的時候,我已經提前步入了肯德基“廣場舞”的隊伍,也已經記不清用多少汗水換回來了一堆肯德基的紀念品玩具,當年覺得很有用的東西,現在卻也不知扔在了哪里。

在朝暉上過學的人應該都知道新市街上的一家“唯新”,20多年過去了,杭州城里所有的“唯新”都關門了,唯獨只有這一家,依然還開著。現在每次路過,還會和吳易嘉一人一個香腸包。當年2塊錢一杯的珍珠奶茶,比后來的“某麟”、現在的“某點點”不知道要好喝多少倍,還有1塊5的貢丸、1塊錢的豆腐干,那才是我們青春的味道。

除了“唯新”,新市街上出名的可能還有一溜的夜市,杭州如今保留夜市的地方已經不多,朝暉算是一處,5點多開攤,10點多收檔,365天,風雨無阻。新市街的夜市雖然沒有吳山夜市規模這么大、種類這么齊全,但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給朝暉片區的居民帶來了不少便利,日常小百貨、水果、手機貼膜應有盡有,如今有了電商,線下的小商鋪生意明顯差了很多,但是逛夜市,似乎已經成了老朝暉們的一種習慣,吃完飯下樓遛一圈,或許你什么也不會買,但是卻已經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河東路新市街的故事還有很多,有百年老字號“聚樂園”,有承包了我初中高中所有眼鏡的“寶島”,有我好幾個下午泡著的“新華書店”,也有已經換了新東家的“雅戈爾”,新市街上最多的店鋪就是皮鞋店,生意最好的店鋪,可能是可莎蜜兒,有店默默撤退,也有店重新入駐,曾經的九月生活,變成了現在的武林藥店,曾經的柯達變成了現在的餛飩店,歲月在變,時代在變,但是記憶卻不會變。我的青春,就藏在這些沿街的店鋪里,不離不棄。

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

對朝暉的感情實在太深,在朝暉公園坐著小火車長大的我,眼看著以前一直去游泳的那幢樓被夷為平地變成了現在的“西湖文化廣場”,眼看著周圍武林壹號、武林外灘、昆侖公館等高端樓盤拔地而起,眼看著地鐵一條條線路貫穿,讓朝暉變得越來越四通八達,而我所居住的這一片區的老破小,似乎有點格格不入了,老校區停車難、老齡化、沒有電梯等等一系列問題出現,雖然很不情愿,但也總希望父母可以住上更好的環境,馬上要搬家了,懷念當然有,留戀也是一定的,不過我們的日子總是會越過越好的不是嗎。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qic855PVyibqQOPJKADThzlDT7bI4zUAa0OObpnnTiaxvaYZ7Sn6TbLOYpxZWTeLqjXLQDnO6SkKjDb69pRME8ia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1zplay电竞比分网app